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这件事,外国专家说中国人10年也干不来!结果亮了……

2020-09-15 点击:1794

前不久,张北—雄安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投运。张北的绿色之风,点亮了雄安的灯,这条助力实现千年大计的特高压工程,在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可控并联电抗器等技术领域实现了世界首次的突破。

如今,大电网纵横捭阖,这样的雄伟奇观在神州大地上并不少见。

可曾经,中国电力人也因为一颗钉子、一个螺帽、一块草皮而被外国限制。

一颗钉子钉在电力人的心上!

连一颗钉子都要进口的故事,不少“老电力”都耳熟能详。

故事要从上世纪80年代讲起。当时,上海发展迅速,用电量与日俱增,电网升级迫在眉睫。

经国务院同意、当时的国家计划委员会批准,500千伏葛南直流输电工程开建。这项工程西起湖北葛洲坝、东至上海奉贤南桥,是我国第一个商业运行的大容量远距离直流输电工程。

一边是欣欣向荣亟待用电的城市工商业,另一边,我国电力技术还是世界上的“后进生”:超高压直流,没有技术,没有设备,没有经验。

真正的“一穷二白”注定了南桥变电站是一个“洋娃娃”:三相自耦变压器来自德国和日本,隔离开关由法国进口,220千伏断路器从瑞士和德国进口……因为进口产品的“捆绑销售”策略,像钉子、螺帽、草皮、水龙头等也要全套进口!

当时参与设备安装调试的中方员工回忆,“就像等外教来上课的学生”,上班跟着国外专家,看他们怎么安装调试。而调试开始前,外国专家却说:“请无关人员离场。”

这句话,刺痛了现场很多技术人员的心;这颗钉,钉在了中国电力人的心上!

像这样被嘲笑、被卡脖子的历史往事,很多“老电力”都能随口讲几个。

2006年我国想要发展柔性直流技术时,外国某专家也撂下了一句话:“这项技术,中国人,10年,绝对干不出来。”

在建设500千伏徐沪线过江线路时,外国专家拿出的是已经过时的方案,想“糊弄”中国人。

这些经历让中国电力人深深明白一个道理:要想发展,一定要不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,发展核心科技,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!

被一颗钉子、一块草皮卡脖子,这样的气,中国人咽不下去,也受够了!

憋着这股气,我国技术人员从运维中总结经验、埋头钻研技术,开始了电力设备的大规模国产化进程。

上面三个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:

1996年,南桥站第一次使用国产500千伏开关。经过不断更新换代,南桥站内二次保护装置、交流场设备都用上了中国制造,换流站设备国产化率超过60%。

现在,全部国产化的±500千伏直流换流站在我国早已遍地开花。在更高等级的电力技术方面,我国也取得了全面突破,掌握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领先的特高压输电技术。

差点被糊弄的中国电力工程师把自己锁进工作室,设计出60米旋转式多臂浮抱杆方案,比外国专家提供的方案更省时、更安全。

1988年,500千伏长江大跨越顺利立塔,外国专家登塔检查,竖起了大拇指。

16年后,500千伏江阴长江大跨越工程建成投运时,很多外国专家到现场学习中国的施工工艺和施工方法。

曾经被嘲笑10年也研究不出来的柔性直流技术,我国不到5年便提前交卷,成功投运上海南汇±30千伏直流工程,此后,不断刷新世界纪录。

2014年,舟山五端柔性直流工程投运。这是世界首个五端柔性直流工程,是中国直流输电自主创新最有力的见证。

2019年,舟山500千伏联网输变电工程投运,创造了建设世界最高输电铁塔、敷设世界首条500千伏交联聚乙烯海缆等14项世界纪录。

前不久投运的张北柔性直流电网工程再攀电力科技高峰。这个电压等级最高、输送容量最大的柔直工程,核心技术和关键设备均为国际首创,创造了12项世界第一。

在科技创新上不断追赶的过程中

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

做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人!

不断斩获科学技术奖励

专利发明数量稳步提升

从单向采用标准走向引领国际标准

壮大科技队伍增强人才实力

不断完善创新实验研究体系

自主研发创新、世界最高最大最先进、世界第一……

这些“前缀”构成了中国电力科技创新的“惊鸿一瞥”——

以科技创新不断催生新发展动能!

纵观中国电网的发展,从“跟跑”到“并跑”,再到“领跑”。这个跨越历程也是一个科技创新不断催生新发展动能、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过程。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www.zaocy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枣产业网 备案:鲁ICP备10202082号 | 网站地图